一湖碧波话消少

图片 1

青土湖在干涸半个世纪后,死而复生。一条公路将湖分为两汪碧波,十多万亩芦苇丛生,巴丹吉林和腾格里两大沙漠在这里被隔开,民勤绿洲的北部风沙防线有了一片开阔的缓冲区。百年来,青土湖水域面积不断缩小,解放初期尚有120平方公里。1958年民勤建成亚洲最大的红崖山沙漠水库,次年,青土湖完全干涸。在近三年累计注入6000多万立方米生态用水后,青土湖水面从零逐步恢复到3平方公里、10平方公里和15平方公里。此长彼消。这意味着上游绿洲里用水必须更节省,耗水量大的农业种植结构必须调整,还意味着“一水三分”的新理念变成了实践——生产、生活、生态都要有水来保障。过去也是“一水三分”:工业用水、农业用水和生活用水,但没有生态用水的位置。在西北干旱地区,无水则无绿洲。人与自然,沙漠与绿洲,生产与生活过去一直在“抢水、抢地盘”。人们建水库、开荒地、打机井,过度索取之后,是地下水位下降、耕地撂荒、植被枯死。小小民勤,不仅绿洲自身生存显现危机,更成为威胁中国的四大沙尘暴策源地之一。沙逼人退,人逼沙退,整个“三北”地区数十年来不断上演着攻防转换的拉锯战和持久战。青土湖边原有一个煌辉村,如今138户、618人已被迫整体搬迁。记者十余年前曾来这里采访,看到沙上墙、驴上房、地撂荒、人凄惶。十多年后,煌辉村变成了“辉煌生态园”,消失的村庄已难觅踪迹,30多万株红柳、梭梭郁郁葱葱,寂静可听风声。此消彼长。桑田沧海的转换不过是十余年时光。青土湖再往北是13公里的风沙线。当地人一直在用麦草方格与沙漠“下围棋”,一格一格地围住了16万亩沙丘,围出了一片新绿。沙方格里植下的梭梭正在尝试嫁接“沙漠人参”——苁蓉,这会吸引更多的人来关注和投资沙漠治理与管护。沙丘沙窝中,如今居然可见自生的芦苇。这同样得益于青土湖的治理,近5年来,当地的地下水位已缓慢上升了0.66米,而芦苇被称为“地下水位的测量计”。青土湖和煌辉村的此消彼长、生死变迁,不仅是一个见证、一份记忆,更是一种启示:人与自然之间,更像在玩“跷跷板”游戏,平衡点固然难寻,但顺应比抗争或许更重要,尊重自然其实也是尊重人类自己。(记者王宏伟、谭飞、张钦)

本文由银河网址发布于游戏前十名,转载请注明出处:一湖碧波话消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