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故事不应该是这个样子。     ——啊言


那是10年的暑假,我开始接触魔兽世界,小K知道后特别兴奋。创了个DK陪我一起练级。那时候不知道DK是死亡骑士,不知道网易重开了九城的服务器。大批的移民叽里呱啦的满世界大喊,我又回来了,艾泽拉斯!所有人都激动的气势汹汹,对我这个新手来说着实是不小的冲击。看着这个荧屏里的世界,就感觉热闹非凡,别有生趣。

那时候小K的死亡骑士站在我旁边。灰色的僵尸脸烦透了这个世界的样子,和他的脸一个吊样。肯定荧屏前的小K激动成花痴了。

其实我玩魔兽世界是为了陪小K。中考刚结束他爸妈就急着离婚了。我也不太理解大人。反正后来的小K一直郁在家里玩游戏。没有篮球,没有网吧。这个漫长的夏天,突如其来的烦躁。你习惯喝的咖啡突然变味了,你皱眉审视着它。如同我现在审视着小K一样。以前每次去他家,见着他的父母都给人相敬如宾,相亲相爱的感觉。虽然小K打架逃课早恋,近乎‘无恶不作’。可印象里,小K始终是个准时回家,和父母闹闹笑笑的好学生啊。谁知道家庭小气球升着升着就炸了,人活着活着就变了。

我打听到小K的魔兽号,创了个人类女牧师加他好友。一边暗笑一边等他反应。谁知道他回我一句,CNM,啊言,想用女号勾引我!

我讪讪的看着屏幕不知道怎么回答。

后来我又创了个精灵贼,他玩了个DK。沉闷的暑假开始有了生气.每天顶着头顶的暴躁的太阳跑出旅店。和枯燥的练级任务一起周游世界。陪过西部荒野的灯塔,穿越暮色森林,进过血色修道院,见证过燃烧平原各族的挣扎与扭曲。

我们见证了那个暑假艾泽拉斯大陆太阳的东升西落。我是为了陪着他,他也是为了陪着我。

那时候的黑海岸一直下着雨,雨从未间断地淋着一个感人肺腑的爱情故事。我和小K经常在那等船,因为这个故事习惯性称它爱情海。后来大灾变船港毁了,连带的爱情也消失了。

多年后小K骑着他那拉风摩托来这看过,这一看的前后又是三年。

扯远了。那年夏天小K 带我打各种副本,可谓出生入死,历经百战。

啊言,快,你愣着干嘛,输出啊。

我CD,CD。

啊言,快跑。

你怎么不早说啊。

啊言,你玩贼T吧,输出不适合你。

后来玩PVP,可想而知,几乎没赢过。

就说嘛,单机游戏有意思多了。

我不太喜欢枯燥的练级练级再练级。我会慢慢看完任务,慢慢挪镜头找方向,一步一格调,像极了上了年纪的兽人巫师。本来觉得这样是不是太烧点卡了,转头看了看小K在旁边陪我,罪恶感突然直降到零。

小K经常累了就去废墟神殿的艾露恩雕像那发愣。月光照在他那毫无血色的脸上,像极了一个孤傲受伤,自己舔伤口的狼。

真的,他有和月神360度合影!

小K离开魔兽很突然。他与我刷燃烧的远征大副本时,突然停下了身影。燃烧军団的大军瞬间淹没了他的DK。团里人知道我和小K认识,纷纷问怎么了。我惊疑不定没说话就下了。那天他妈回来和他谈成绩,谈学校,谈监护人。身为旁人的我都深感压抑。莫名回想起暴起淹没我和小K的怪物大军。

之后高中来临,魔兽世界迎来盛大的巫妖王时代。可小K的死亡骑士再也没上线。我追问怎么突然不玩了,他说,想学习了,想考个好的大学。我笑着说放P。看他没回我,我问,认真的?他点了点头。

我是为了陪小K玩这个游戏的,结果正主走了,剩我一人孤军奋战,煌煌地面对着这个庞大的魔兽世界。

故事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我渐渐认识了一批战友,激昂,无脑,抛血洒泪地和我默默经历着魔兽世界的更迭。好友栏里熟悉的DK再没出现过。

第一次听到魔兽世界这个游戏的时候,就像古龙的武侠里一样。有酒,有血。你流血回来,我请你喝酒。像东邪西毒里欧阳锋每年的一个时候,东邪都来找他喝酒一样。

高考结束后,我领着一批兄弟摆了阵仗等小K上线。

我催他,怎么这么慢啊!

我在安装。

快点啊,这都过两个点了。

还要更新的。

来了来了,兄弟们和我一起喊!

欢迎回到艾泽拉斯,我的骑士!

图片 1

本文由银河网址发布于游戏破解器,转载请注明出处:故事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