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女人山

记得几年前,我曾去过一个好像很远的地方,它离市区桂林城开车也要四个钟头的路程,当我和朋友风尘仆仆地把车开到了山脚下,目的地却没有到,这只是另一段路的开始,等待我们的好像是,怎么走也走不到尽头的绵延不断的山路。徒步这段山路,是由我们的一个朋友在最前头带路,那是个疯狂走路的“野孩子”,我记得那天,那个朋友一直在低着头走他的路,手里的木棍伴着他,不曾回头看看我们是否跟得上他的步伐。

图片 1

那天很冷,走了两个钟头,到了看似是尽头的时候,那个朋友终于停下来,迎着萧索的北风回头望着远远被他甩在身后的我们这些人,当我们喘着粗气吃力地爬到他身边来的时候,眼前依旧是没有任何绿色生机的绵绵山路。荒芜干枯的野草和芦苇秧子被山上的风肆意地吹个不停,朋友说已经爬了一千五百米了。天近黑了,要快些步伐,不停歇地走下去是唯一出路。

图片 2

又走了一段崎岖的路,我们看见几根竹竿子支起的一扇没有门板的不规则的门头,上面依稀写着——“天仙草原”四个刻在木板上的大字,锈迹斑斑的红的字迹仿佛是被无休止的寒风吹掉了它原有的颜色,字迹透出了这个地方没有任何生机和苍茫的感觉。我们过了那扇门,四周依然是狂涨的芦苇丛,芦苇枝子被风干变得枯黄,却倔犟地撑着顶梢成簇成簇的芦苇头,自然生长的它们尽显“天仙草原”的唯美和决绝。

图片 3

走了漫长的山路,依稀听见远处有人在谈话,简易的竹亭子和彩色的旗帜进入我们的视线,临近处是草屋子、竹屋子,那里有可以住下的地方,也有炊烟袅袅下烧得很香的土味儿在等着我们,听说在我们到达目的地之前,已经有两拨儿人找到了这里。

图片 4

木炭、火堆、野鸡、热锅,还有没有喝到嘴里的姜酒,“蒙古包”和竹木屋成了我们住上一晚的空间,在火堆旁坐下来,暖了冰凉的身体之后,我们没有拒绝这里的店主热心地铺床,这是山顶唯一的一家住处。夜晚的时候,屋里没有电灯,也没有电视,那些上来的驴友儿在饶有兴致地谈论着别人和自己,喝酒、猜拳、游戏,围着火堆烤火、烧地瓜吃。

图片 5

我们几个早早进被窝取暖了,由于上山匆忙,装备、衣物都没能带足够,朋友冷得瑟瑟发抖,背包里最厚的衣服也早就穿在身上了,如此我们依旧感到极度寒冷,试图裹起棉被,暖和暖和早已冻得不是自己的身子。等深夜其他人都回来睡觉时,我还没有睡着,屋子四周围上了厚厚几层塑料布挡风,当山上的风呼啸不止的时候,感觉这小房子像要倒塌了一样。木板搭起的床也是没有床头的,我们的头紧挨着竹木板砌的墙,墙外像是有一只巨大无比的黑熊守在那里。

图片 6

我的整个后半夜,是在被黑熊追赶的梦境中度过了,当我睁开眼时,山上的一束阳光透过稀拉的门缝投射进来,照在床上、被子上,带给我久违的一种美好。整个房子里,我是第一个起床的,期待着门的外面是不曾见到过的美景。记得曾经在龙脊梯田的时候,清晨当我推开木制的窗子,迎面而来的是绵延的大山和一棵棵青竹的新鲜味道。这会儿,最希望的是天仙草原没有雾气,让昨晚迷迷蒙蒙的雾霭退散而去吧!

是的,如希望中美好的样子,山上没有多少晨雾,初升的太阳早早儿地把雾气驱散而开,柔和的阳光微微照射在我的身上,带着几许凉风,消散了昨天上山时,我脑海中那湿漉、青涩的荒凉和孤寂之感。不远处那座山圆润圆润的,好美!它确实像他们说的那样,如女性的乳房一般,让她的那些孩子忍不住要不辞辛苦地攀爬而来,来欣赏它的美,来亲吻它的圆润的“乳房”,有趣的是,他们却又总是亲吻不得一样。

图片 7

燕子山天仙草原,带给了我很多美丽的遐想,吃了店家亲手烧好的野味儿,喝了碗热气腾腾的手打油茶,我跟朋友们便准备返程了。下山时那陡峭惊险的蜿蜒小路,和远视山脉的我们几个人,也带给了这悠悠的“女人山”不一样的勃勃生机。

图片 8

不禁我对朋友说,这座山真像是“女人山”,而北边的那猫儿山又像是“男人山”,一个是圆的,一个是韧的。男人们或许该前来朝拜这座美丽的“女人山”,女人们或许也可以去仰视那巍峨的“男人山”去。

或俏丽或巍峨的山脉,有些时候我们跟它离得好像很近很近一样,而更多时候,你我又均是它的路人陌客。

图片 9

天仙草原的天空是透彻的蓝,手里的相机拍出来的天,蓝得不用后期制作一样,多么纯粹自然,他们说,也许会有比这片天更蓝的一处地方,只是我们还没有去过。我想对你说,天空、草原、山脉、攀爬……也会让我们变得更加纯粹自然吗?

本文由银河网址发布于游戏破解器,转载请注明出处:悠悠女人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