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明威曾叫她bitch

按如此定论,二人后来的悲剧,完全都是泽尔达一手造成的。结婚后,菲茨杰拉德不得不靠疯狂地写作,来支撑泽尔达的奢华生活。过度的工作透支了他的身体和才华,最后让他英年早逝。当菲茨杰拉德的作品开始走下坡路时,众人纷纷指责这个“妖艳恶毒”的女人:是她毁了他。菲茨杰拉德在最后完成的小说《夜色温柔》中,甚至用一个天才被精神病毁灭的故事来隐射自己的婚姻。他也坚信是她毁了自己,烧干了自己的才华,夺走了他的梦想。

图片 1

《美丽与诅咒》初版封面

但是,泽尔达和菲茨杰拉德,谁是这段故事中的坏人呢?

封面是正在准备练习芭蕾的泽尔达

如果这是电影,一定是一部不算太糟糕的爱情励志片。

在这个版本里,除了娇生惯养,她同时又充满了激情和才华。优越的家庭环境滋养了她的美貌和桀骜。十八岁那年,她已亭亭玉立,是所有少年的梦中情人。她抽烟、喝酒、出没于舞会。她物质,也很浪漫。她懂法语,也会写诗,在自己的日记本里洋洋洒洒。她手上攒着几个婚约,但她爱菲茨杰拉德,不仅仅因为对方俊俏,更是因为对方身上那种与自己类似的特质吸引了她。

但是命运往往就是那么善变。奢华的生活令二人债台高筑,夫妻俩开始争吵,菲茨杰拉德的写作开始走下坡路,不得不给好莱坞写剧本来维持生计。她开始偷情,爱上一个法国飞行员。最后,一个沉迷于酒精,一个患上了精神病。

图片 2

而他最著名的作品,就是《了不起的盖茨比》。

男孩死于酗酒引发的心脏病,死时不过44。八年后,住在疯人院的女孩命丧火海,那时,她47岁。

相比之下,泽尔达的形象就黯淡很多。

很多年来,人们对她的印象止步于一个被宠坏的富家女:物质、势利、自私。菲茨杰拉德的好友,著名作家的海明威就说她是一个碧池,在《流动的盛宴》中,他直言不讳地写道:斯科特•菲茨杰拉德是被女人毁掉的。

夫妻搬到纽约,借着菲茨杰拉德处女作《天堂的这一边》掀起的阅读狂潮,二人成了社交圈的宠儿,出入各类高档宴会,夜夜笙歌。

著名的文青情怀片《午夜巴黎》中的菲茨杰拉德夫妇,抖森饰演的斯科特。

《夜色温柔》初版封皮

图片 3

两人写出了爵士年代(一战与大萧条之间的时代)最华美的篇章,他们自己也如同笔下的人物一样,以最契合爵士年代的结局,给那个年代贴上了最后的封印。

他毁了她,她也毁了他。就如同两个任性的孩子一样,深爱彼此,却从未弄懂什么叫爱。即使是在双方最剑拔弩张的时候,她对他说“月亮像丢失的钱币掉进深山,草地阴沉而刺鼻,我想让你靠近,我想让你靠近,我触碰你,像秋天的平静,甚至带一点夏天最后的回声“。他对她说:”是我见过的最精致最可爱最温柔最美丽的人,即使这样也言犹不及。你所忍受的我,没有其他人能忍受。“

图片 4

当他灵感枯竭,多年写不出一部作品时,她用两个月写出了自己的处女作——自传体小说《留给我这曲华尔兹》,却遭到他的阻拦,声称她挪用了他要写《夜色温柔》的素材,如果不删除其中的精神病相关内容就不得出版。尽管那些素材很多都是她给他写的信。(两年后,《夜色温柔》才慢悠悠地出版)。

图片 5

图片 6

那个女孩,叫泽尔达。一个面容姣好,出身精英家庭的富家女。

菲茨杰拉德欣赏妻子的才华,但他的欣赏更类似于昆虫学家面对稀世物种那样,充满了做成标本的占有欲。他开始复制妻子的言行,他们的好友,同时代作家Lawton Campbell回忆道:“我见过斯科特用纸张、信封背面写下泽尔达的话语,然后塞到口袋里。他的口袋常常装满了她的快言快语和自己的观察心得。”

可惜我们今天要要说的,是真实存在的人物,而对于真实的故事,我们往往猜不中结局。

图片 7

甚至连著名游戏的《泽尔达传说》中的泽尔达公主,也是以她的名字命名的。

图片 8

他的占有欲还在不断扩大。他禁止她去拍电影,嘲笑她的写作,奚落她的舞技。他坚持让她当个忠贞的家庭主妇,虽然这不妨碍他与电影演员彩旗飘飘,虽然他明知道她从小到大连衣服都不会洗。她为了逃离日复一日的家庭琐事,不顾年纪,疯狂地练习着芭蕾舞,直到高强度的芭蕾训练诱发精神崩溃,开启了她后半生的病人生涯。当然,他有时也鼓励她发表作品。“但是,亲爱的,还是以我的名义发表吧,至少我一篇短篇能卖四千美元。”他也许这样说过。事实是,很多时候,他们联名发表的小说,都是泽尔达的独自创作。

图片 9

图片 10

她的故事也进入了大众文化之中。2017年,好莱坞有两部关于她的电影正在筹拍,她将由目前最炙手可热的两个演员:“大表姐”劳伦斯和“黑寡妇”斯嘉丽来饰演。

当她再度构思小说时,菲茨杰拉德更是暴跳如雷,不仅再次指责她抄袭,甚至当着医生的面说她是个“三流的作家,三流的芭蕾舞者”。

如今,菲茨杰拉德早已被列入文学巨匠的殿堂,他的《了不起的盖茨比》在美国现代文库评选的20世纪百部最佳英语小说中高居第二名。在美国,凡是受过中学教育的人,都熟悉盖茨比与黛西的故事。

托小李子的福,这部在中国曾经只流传于英语系和文青圈的小说,经过他的电影宣传后,一时间成为了大众读物。

图片 11

图片 12

从前,有一个男孩,爱上了一个女孩。男孩才华横溢但一贫如洗,女孩漂亮迷人且家境充裕。

那个男孩,名叫斯科特•菲茨杰拉德。他还有一个更响亮的名号:美国20世纪最著名的小说家,在很多人眼中,没有之一。

图片 13

同时,他开始在小说里大段大段地摘录她的日记和信件。在第二部长篇小说《美丽与诅咒》出版前的一篇采访来看,泽尔达早就心知肚明。“有一页特别像我婚后失踪的日记里的文章”她说道。对于丈夫的“借鉴”,她是无奈,默许还是纵容?没人知道。

她是激发他灵感的缪斯。在二人相遇后,菲茨杰拉德就为了她大幅修改处女作《天堂的这一边》中Rosalind Connage 一角的形象。此后,每一部小说,我们几乎就能看到泽尔达的影子:《了不起的盖茨比》中的黛西,《美丽与诅咒》中的葛洛丽亚,以及《夜色温柔》中的妮可。没有泽尔达,就没有菲茨杰拉德的成就与地位。

图片 14

最终两人合葬在一起

她生前的诸多细节,似乎也印证了这个论断。当年菲茨杰拉德的婚约,不过是她手上诸多婚约里的一桩,拿今天的话来说,尚未成名的斯科特完全只是一个备胎。

《留给我这曲华尔兹》初版封面

和很多著名作家一样,菲茨杰拉德是在死后,才渐渐得到了评论界和读者的欣赏。那个年代诞生了福特T型车,禁酒令,和爵士乐大师阿姆斯特朗,但是人们仍然将菲茨杰拉德看作那个年代的最佳代言人。

图片 15

每个人读他们的婚姻史,最后都只留下嘴角的苦涩。

后来,男孩事业有成,名利双收,然后他们喜结良缘。

泽尔达的书信日记公开后,人们又异口同声地说:“是傲慢自私的菲茨杰拉德毁掉了一个天才作家、画家和芭蕾舞演员”。就像无数个在男权社会中被忽视的女性一样,泽尔达的才华和悲剧,让太多的女人感同身受。关于她的研究越来越热门。她的作品被再度出版,成为学术研究人和文艺青年的床头读物。她的故事被无数戏剧、小说、电影再度演绎。她的名字和故事再度成为了很多人的缪斯。

心死,就不再有眷恋。

泽尔达也再度进入了公众的视野,随着她的日记和作品被重新挖掘,人们在这个世故物质的女孩身上发现了故事的另一面。

是时候,让更多的人了解她的美丽与毁灭了。

图片 16

泽尔达的自画像

她再没有写作,直到丈夫去世。在从一个精神病院到另一个精神病院的辗转中,她的精神状况越来越差。她没有参加丈夫的葬礼,错过了女儿的婚礼,甚至错过了再度发表作品的机会。1948年3月10日,一场大火吞噬了她的生命。

17岁的泽尔达

如果时光驻留在阿拉巴马州那段初次见面的舞会里,该是多么的好。

大帅哥海明威和他的《流动的盛宴》美国初版封面

图片 17

男孩说:我爱你,我现在很穷,但总有一天,我会成为著名作家,给你梦想中的生活。

二人的结合,绝对配得上“郎才女貌”这四个字。

2007年法国龚古尔文学奖获奖作品《阿拉巴马之歌》就再现了这对“疯狂鸳鸯”的传奇。

就在鸡年新春到来之际,一部关于她的传记电视剧:《缘起泽尔达》静悄悄地出现在大众视野,从她的视角,重新解读这一段旷世恋情。

图片 18

图片 19

事实真的如此简单就好了。

图片 20

本文由银河网址发布于游戏破解器,转载请注明出处:海明威曾叫她bitch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