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庵印肃祖师悟道因缘

悟道因缘

师讳印肃。号普庵。袁州之连云港人也。世姓余。绍临济十二世孙。牧庵忠禅师之绪。有宋之时。生于县之太平里。

初级师范学园未生时。邻夜有十分大希望其室者。祥光烛天。远近相谔。已而莲生道周。或现阡陌。众愈异之。及师生。五相丰润。即善世言。由是人始知为至圣之征。实庚午政和七年。十八月二十12日。未时也。

丙子。宣和改元之二年。师梦。一僧点其胸曰。汝佗日当自省。既窹白母黄氏。视点红莹。大似世之牛桃。至高宗甲辰湖州八年五月。遣师寿隆贤和尚。贤授以法华。师曰。诸佛元旨。贵悟于心。数墨循行。何益于道。贤甚器之。

丁卯运城十一年。5月12日。剃染。

丁巳嘉兴十二年十一月。受甘露大戒于袁州之上清宫。闻牧庵忠公。唱导沩山。师入湘访。问万法归一。一归哪个地方。牧庵竖拂示之。有省。归寿隆时己亥台州十有五年。师甫二十有九矣。

丙戌波尔图二十两年。使牒请主慈化寺。孝宗丙寅乾道二年。首春21日。始营梵宇。至八年残冬。完毕。弟子圆通圆融圆成。勤勤赞襄。与有绩矣。旧传殿址。本李仓监施。而莫详开迹何代也。

师利世不伐。尝言。舍家出家。当为什么子。披缁削发。本属何因。若不报国资家。虚负皇恩来命。若不导化檀那。枉作空门释子。每楮衣粝食。藜杖芒屩。胁不沾席者。十有二年。

一日诵华严论。至达本情忘。知心体合。豁然大悟。遍体汗流。乃曰。笔者今亲契华严法界矣。遂示众曰。李公长者。于华严大经之首。痛下一槌。击碎贰仟稠人广众。如汤消雪。不留毫发许。于后进者。作得滞碍。普庵老人一见。不觉吞却伍仟四十八卷。化成一气。充塞虚空。方信佛头果老子。出气不得之句。然后破一微尘。出此华严经。遍含法界。无理不收。不可能不贯。便见摩耶爱妻。是作者身。弥勒楼台。是小编体。红孩儿。是什么矮瓜。文殊普贤。与自家同参。不动道场。遍周法界。悲涕欢娱。踊跃无量。大似死中得活。如梦忽醒。

漫长云。不可说不可说。又不可说。始信金刚云。信心清净。即生实相。实相既生。盘算生灭。全体法身。遍全体处。方得大用现前。即说偈曰。捏不成团拨不开。何苦南岳又天台。六根门首无人用。惹得胡僧特意来。

师15日。复举似心斋圆通二子云。达本情忘。知心体合。汝作么生会。二位顾笑云。未达。翌日各呈颂。师因题云。据宗眼一观。句到意未到。其体未合。其情未忘。不免强书数字歌曰。解佩令也。明眼人前觑著。三十拄杖不饶。为啥那样。不合佛头着粪。解佩令云。后天先地。何名何样。阿曼陀无物比况。触目菩提。自是人不肯承当。且轮回滞名著相。圆融法界。无思无想。庐陵米不用切磋。血脉才通便知道。击木无声。打虚空尽成金响。柏庭立雪。一场败阙。了无为那时候休歇。百匝千回。但只那。孤圆心月不揩磨。镇常皎洁。无余无欠。无听无说。韶阳老只得一橛。十圣三贤闻举著。魂消胆裂。唯普庵迥然寂灭。

俄有僧称道存。自蜀冒雪而来。既见师曰。此笔者不请友也。遂相征诘。当头棒喝交驰。心心密契。僧曰。师再来人也。大兴吾道。非师其何人。因指雪书颂而行。自是广津梁。崇塔庙。御灾捍患。天动物与虽鬼神。莫测其变。符颂药水。验世非一。

尝自赞云。苍天苍天。悟无生法。谈不说禅。开两片皮。括地该天。如何是佛。800007000。

甲寅乾道三年。一月二十二十四日。沐浴书偈于方丈之西壁云。乍雨乍晴宝象明。东西北北乱云深。失珠Infiniti人饱受。幻应权机为汝清 ○枯木救度。书毕。跏趺而逝。至冬十八月三十日。奉全身于塔。

己巳淳熙三年。新正。弟子应世书。请临江艮斋谢公谔。铭其塔。慈昱不敏。膺二十三传之寄。因次其略。以晓来学。其诸灵应。详见内传云。

本文由银河网址发布于银河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普庵印肃祖师悟道因缘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