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与账簿的协奏曲

第四节·南疆苦旅·提要

“如果是林公子哪一日能收放自如地拥抱女孩子,到那时可不要忘了是本姑娘的功劳呐。”
“那要看是什么人了,心怀不轨的一定要用猛药。”
林公子心里十分清楚,唐沐沐狡黠的目光下,暗含的是对自己的不信任。

点击我返回目录
银河网址,点击查看上一章

——

二人又陷入了沉默,许久不见她的搭话,俯身探查,发现她已经躲在斗篷里面睡着了,双眸轻闭,绛唇微微翘起,带了一丝弧度,仿佛在做好梦般放松。她的手也离那宝剑远远的。林公子不禁看愣了,从未见她如此放松而没有攻击性的时刻。他的身体虽然僵硬,但依旧保持原样,不敢有丝毫的活动,生怕让怀中的唐姑娘惊醒。

尽管这样,林公子的心情依旧是十分不错,轻轻拉了缰绳,让那马儿的步伐渐渐放缓。

抬头望去,天边的阴云已经走到了边缘,黄昏橙红色的晚霞透过云层洒落下来,林间被片片金光笼罩,迎面吹来暖暖的春风,林仲璃简直希望这一刻永远定格下来。

也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怀中人轻轻地颤抖了几下。“已经黄昏了……咱们再走一会,就该找地方过夜了。”

“哇啊。”她打了一个哈欠,懒懒地说道:“幸苦林公子了。”

“喔,不必客气。”林公子刚想说自己有机会放松一下酸痛的肩膀,没想到这一活动,差点让唐沐沐追落马下。

眼看她侧身要掉下马,林公子忙伸手拉住她,索性没有造成尴尬的一幕发生。“我不是故意的……那个。”

“如果是有意的,你猜本姑娘会怎么着?”被甩在一侧的唐沐沐并未生气,甚至还面带微笑,一时间让林仲璃搞不明白。

“大概会说笨蛋吧。”他小心翼翼地试探。

“笨蛋!什么都不会说,本姑娘直接就拔剑……”算了别让她说下去了,抱着赎罪的想法,用尽全身力气把她拉上来。

“本公子真是造孽。”

“明明遇到本姑娘是公子的荣幸才是。”

到了晚上,林公子手把手地喂她喝了些粥食,才算勉强过了一日,虽然在外人看起来这其中眉目传情如何默契,但真正的凶险和苦痛,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知道。

次日,唐沐沐挣扎测可以站起来了,但依旧不能独立骑马,所以……二人还是延续昨日的方法,共乘一骑,但这次轮到小白马出场,换枣红马休息。

“一看公子就没有照顾女孩子的经验。”

“此话怎讲?”

“既没有柔情细语,有没有耐心与毅力。”

“那些条件,自然要视照顾对象而定了。”

“公子是在欺负本姑娘没有力气?”说罢,唐沐沐伸手指向他的肋侧——仅有的反击。

“哈,不能抓住时机的商人不是好商人。”

“这是什么笨蛋的言论。”

在外人听来毫无意义的攻防,两人能乐此不疲地来上一整天,就是苦了林公子的腰,时常成为唐姑娘的撒气处——相比挨刀子,这点苦还真不算什么。

这样又过了一日,因为步伐放缓,进度也被拖累了,两人距离最近的城镇还有一日之遥。这时刚刚恢复自由行动能力的唐沐沐便耐不住要钻进密林取水:“再不清洗脸面,就该变成邋遢的林公子了。”

林仲璃犹豫道:“需要我跟你一去么?路上如果遇到些……”话说到一半,他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只因看到她凌厉如剑的目光。

“唐姑娘还是动不了的时候比较可爱。”他叹了口气。

当她重新出现在面前,先前被林公子弄乱的秀发又恢复了整齐柔顺的样子,脸上的光彩重新焕发,看来是仔细打理过了。最重要的是她手中提着的野兔,是上次体型的一倍大,相当的肥硕。

“本姑娘在水边发现这只笨兔子一头撞在树干上,定是为本姑娘的美貌所折服呐。”

“所以唐姑娘的用意是让本公子也仔细看看,以免步这兔子的后尘么?不得不说,唐姑娘多虑了。”林仲璃自信捕捉到了她接下来要说的话,不禁沾沾自喜。

怎奈她露出狡黠的笑脸:“林公子真是自作多情,本姑娘要说的仅仅是:这兔子是本姑娘的晚餐,没有公子你的份!”

闻言,他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不行,本公子要分一半,连日照顾唐姑娘你,可是非常耗费心神的!”

“明明一副乐在其中的表情,公子肯定暗地里没少诅咒本姑娘永远变成这个样子吧。”唐沐沐毫不客气地抽出林公子腰间的黄铜小刀,开始熟练地处理起兔子,将内脏与毛皮剥离。林公子见不得血腥场景,只好背身而立不忍去视。

“只能给公子两条后腿,不能再多了。”身后的唐沐沐悠悠地说道。

“好吧,这一次,要用烤的!”

“成交!”

唐沐沐把小刀插在木头上,用白皙的手背擦拭溅到脸上的血水。这一擦,倒擦出一抹浓艳的暗红色,给整个面庞增添了一份妖媚。林公子盯着她看了片刻,叹了口气伸手拿出自己的手帕递给她:“记得要清洗干净。”

“那是自然,本姑娘才不像你那样脏兮兮的。”

唐姑娘开心地用手帕擦去多余的血迹,提着兔子去河边继续清洗。留下一旁的林公子感叹不已,真不知道她这身本领是从哪里学到的。

结果就如最开始所讲,林公子借唐沐沐尚未完全恢复,动作不敏捷,自己抢了一半的烤兔肉,元气未还的唐沐沐暗恨在心,只能出言挖苦,但遇到了他猛烈的回击,生了一肚子的闷气,吃的并不开心。

两人相遇已经将近两月,彼此的言行举止都相当熟稔,林仲璃早已摸透她的习性,嘴上不说动作和表情也能暴露出想法。

他故意拍了拍肚子:“好饱啊,吃不了的兔肉了,就留着明天吃吧。”

说完,他无视对面传来幽怨的目光,将剩下的兔肉收起来,。

“真是小气的无良商人。”尽管知道明天那兔肉还是会进到自己肚子里,但她就是不爽。

“从小到大,没有人能管本姑娘。”

“哦?哪怕是娘亲也不成么?”林仲璃收拾好食物,歪着头问。

唐沐沐点点头:“仅仅是在本姑娘很小的时候,她就离开了呢……”

“……抱歉。”

“说抱歉的时间,还不如快快把兔肉交出来有诚意。”

“呃,好东西一下吃完多没意思,留到明天再享用吧。”

“可是你说过明天咱们就能到下一个城镇了呀,叫什么来着?”

“探深。”

“对呀!”

“咱们仅仅是路过而已,早些休息吧。”林公子调整了火堆,收拾好行囊,再不理会发牢骚的唐姑娘。

“哼!”

两人在接下来的小城镇中完成了最后的补给,接着又花了将近一天时间,终于要抵达他们的下一个目的地——傍湖之城,五通。

五通城的名字和它的地理位置一样,连接着五条主要的交通干道:向北可以抵达北邻古镇,那是通往北境的必经之路;往东可以抵达他们经过的央庆;东南向直通义都;直接向南的话,则是通往南方重镇江址;若是乘船向西出发,就能横跨南疆最大的梦通湖,通向广袤的中原大地……

唐林二人的目的很明确,自五通乘船西区,到西里岛完成既定的还帐计划,接着重返五通,然后继续北上穿越大峡谷直至进入北境。

“时间的确是紧迫呀~”林公子收起地图,拍了拍马匹身侧的背囊。

“今天唐姑娘身体感觉如何?可以信马由缰了么?”林公子脸上挂着只有姑娘能看得懂的“无良”笑容,后者轻哼一声:“若是嫌弃本姑娘就直说,不用拐弯抹角。”

“那怎么会呢……”林仲璃检查完背囊等物品,确认无误后翻身上马,然手朝她伸手:“这是最后一段路程,今天中午咱们就能到五通城。”

“林公子该去梦通湖好好洗刷污垢与灰尘了,身上的味道真难闻。”话虽然不好听,但她并未拒绝林公子的邀请,这几日都坐在他的身前,可以不用花太大力气,既能得到足够安稳,又保证了基本的骑行速度。

“哼,唐姑娘再怎么拼命涂抹花水,也掩盖不了几日没有沐浴的泥土味……呕。”腰部受到猛烈撞击,痛的林仲璃险些要仰翻过去。

“这就是林公子的待客之道么?”

“这……简直是恶人先告状!”林仲璃扶腰感叹,将唐沐沐拉上马来。

“那要看是什么人了,心怀不轨的一定要用猛药。”身前人回身露出嘲讽了笑容。

“知道啦,咱们走吧。”林公子尽管脸上不悦,但心中却是莫名喜悦。共骑开始的前几日,自己身体僵硬酸痛的症状慢慢的缓解,谨慎和不安也随之而去。正在他就这个变化而感到庆幸的时候,忽然听到唐沐沐说道:“如果是林公子哪一日能收放自如地拥抱女孩子,到那时可不要忘了是本姑娘的功劳呐。”

她的觉察力太过于敏锐,林公子一下噎住了喉咙,随即在大脑中搜索用于反击的词汇:“也真是多亏了本公子的配合,唐姑娘从能得到捉弄人的快感,什么时候本公子能收到精神损失费……”

“说什么傻话呢,分明是林公子的语言太没有力量,如果是放在以前,本姑娘连理会都懒得吱声呐。”这操纵话题的缰绳,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她的手上,林公子依然没有招架之力,不禁垂头丧气。

唐沐沐朝他怀中蹭了蹭,紧张的身体也缓缓放松,算是……挤兑过后的一点点补偿吧,后者也欣然接受。

“两天前,公子的身子还硬的紧呢。”

“呃……”两人都不搭腔了,连马儿也老老实实地闷着头向前进,气氛似乎有了那么一点暧昧与尴尬。

拐了一个大弯,两人来到一个小山坡上,山下不远处就是那巨大的梦通湖和五通镇的,全景尽收眼底。

“真是壮观呢。”梦通湖如同一块巨大的蓝绿色宝石,镶嵌在大地之上,与之相比小得多的五通城镇倒像是一块蚕食宝石的瑕疵。林公子默默地感受着景色带来的震撼。

“有船在港口呢。”唐沐沐眼尖,发现了传船舶云集的港口。

“好像是的……怎么没有出航的船呢?”他忽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无论大小船舟,都仅仅是停在岸边,而广阔的梦通湖上,竟没有一艘来往的小舟。

“如果顺利的话,咱们明天早晨就能坐船去到西里岛,不过若是没有办法出航,那就不知道要等多久……咱们走吧。”

二人继续前进,仅仅用了不到半日便来到了五通城外。

“若是知道这么近,昨天就应该赶夜路住在城里面了。”唐沐沐带着万分的遗憾说道。

“这样也好,节省了一日的住宿费用呢。”林仲璃则似乎在庆幸。

“小气!”

“咳咳,不知是谁慷慨提前支付了某护卫三个月有余的薪水呢?”

“……”说到这点,也恐怕是她仅有的沉默机会了。

“好了好了,欠下的钱就用时间来偿还吧,咱们现在进城成不?”

——
点击我返回目录
点击阅读下一章

剑与账簿的协奏曲

本文由银河网址发布于银河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剑与账簿的协奏曲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