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语丨第七回

图片源自网络

文/孙晓锦锦

上一章>>>【连载】猫语丨第六回 大闹阎罗打翻忘忧散

《猫语》>>>目录


无爷见到阎罗,松开紧抱我的手,一把将我拉到他身后小心护住。

“大人!”屋内的人看到阎罗,全部跪拜,只有我和无爷依然站在原地。

“范无救,见了本君竟敢不拜!”  尖细的女声微怒的冲向无爷。

站在我前方的无爷我看不到他的神情,过了五秒钟他身体缓缓向下倾斜,他如所有人般缓缓跪下,身子深深埋到地面,冷冷道了声:“大人。”

阎罗撇了眼跪在地上的无爷,没有让他起身的意思。

阎罗悠悠的抬手从头侧取下一支木质发簪放入手中,抬眼望向我,开口命令道:“佴烟,你过来。”

“嗯?”我疑惑的望向阎罗,听到她的命令我不自觉朝后退步。

这人想干嘛,让我过去干什么?还取下了发簪,是要一簪子戳死我吗?我才不要过去!

“大人,求您开恩,放过佴烟!”无爷伏在地上的身躯突然直立起来大喊道。

无爷突然的大喊惊到了我,我望着前方跪在地上的无爷,心里一股暖流缓缓流入心房,无比感激,自从到了这里他便一直护着我,不让我受到伤害,虽然总是黑着脸,我却知道他是真心的保护着我,虽然不知他为何这样对我,却让我真的感激!只是这件事本与他无关,他是这阴间的使者,若冒犯阎罗定是大罪,不可!我不能让他为我再冒险做任何事。

“无爷!”我心里想着打定主意,叫住无爷,望着他的背影对他道:“谢谢你。”

说完,我抬起脚绕过他身旁,一步一步不安的朝阎罗走去,脚上像是灌了铅,每迈一步都成了煎熬。

我知道无论我再后退都是无济于事,要想投胎转世去往人间我只得通过这阴曹地府,而在这阴曹地府中我最不能得罪的便是这阎罗。既然现在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只得面对。

我一边走着一边在心里盘算着如何开口向阎罗求情,肯定是要先跪下的,然后我要先哭!对,哭就对了,接着我就要开始述说我和简街这几世轮回所经受的痛苦,要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让她答应我可以保留记忆去转世投胎!

打定主意,缓缓走到阎罗面前;我抬眼望着阎罗,马上摆出可怜的神情,紧接着我就要下跪。在我跪到一半,膝盖还没沾到地面,阎罗便一把拉住我两个胳膊,将我扯了起来。

“你不用拜我,你的记忆我自然不会拿去,只是你临去前我再送你一样宝贝。”阎罗的声音再也不是刚刚的尖细声音,这次换成了男人的声音,是很温柔的男声。

我一时愣住,本以为会有怎样的惩罚,没想到竟然没有惩罚,竟然还有礼物可以收?这这这情况也转变的太突然了,幸福也来的太突然了吧……

没等我有所反应,阎罗便一把拉起我的右手,将我掌心向上,他先是望了我一眼,接着抬起手里的发簪在我的手掌写下了一个“封”字。

“这……是什么?”我忍不住问。

“这个可以让你在人世有一次变回人身的机会,好好珍惜。”阎罗说完露出了一抹深意的笑,拍拍我的手又道了句:“保重。”随即转身离开。

我呆呆望着走远的阎罗,过了良久才轻轻道了声:谢谢您。

阎罗走后,孟小婆便开始问我想投胎为什么牲畜,我说:狗!最好是金毛。

简街喜欢狗狗,曾经他总是在说等以后毕业有了自己的房子就要养一只狗狗,他最喜欢大金毛,温顺不闹。那么我便成为他最爱的金毛去陪他。

孟小婆点头拉住我的手,各种嘱咐,说人间的牲畜不好生存,会被人打被人骂甚至被人食用,一再嘱咐到了人间还没找到可以保护自己的主人时千万不要轻易靠近任何人。我连连点头让她放心。

与孟小婆道别后,无爷和安爷便一同带我去投生,一路无话。平时话多的安爷今天也变的沉默不语了,我问为什么我不走奈何桥了?他也没有回答我。

我觉得气氛不太对,我也不和之前那样缠着安爷非得弄个明白,这些知不知道也不重要,现在可以去投生了,很快就能见到简街了!如果有机会我还会见到爸爸妈妈。

在来投生之前无爷先带我去见了爸爸妈妈一面,在他们的梦里我一再告诉他们我很好,让他们不要伤心,以后我们还会再见面的!爸爸点头说好,也忍不住在偷偷抹泪,妈妈一直抱着我哭,他们老了很多,为我一定没少这样哭泣……做了他们二十多载的闺女却都还没好好尽孝过,又让他们白发人送了黑发人……我这闺女真是太不孝……

“佴烟,想什么呢?”走在身旁的无爷突然开口问。

我抬手快速抹掉脸颊的泪珠,对他摇摇头问:“什么时候到投生的地方?”

“这不是到了嘛。”安爷接话,朝前抬了抬下巴指向前方。

我朝前看去,只见一个两人多高的山洞口出现在面前。

原来投生的地方是在一个山洞内,走进山洞发现里面有三个足球场大,投生的洞口全部在半山腰处,需要爬上一截长长的扶梯。每个洞口前都有一个扶梯,我看到有的扶梯上都有人在缓缓而上,有的扶梯上却没有任何人前往。

安爷说每个洞口为一种物种的投生通道,绝不可上错扶梯。

洞中来回走动的人群有秩序的前行,每个人都有一个阴间的工作人员带领着上各个扶梯。

我们三个并排行至洞内正中位置停下。

“我去找人过来,你们等一下。”安爷对我们说完便走开。

安爷走后,只剩下我和无爷,一时空气有些尴尬,突然不知道说什么,无爷本不是爱说话的人,我面对无爷有时候总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此时我边装作环绕四周边在脑子里努力想着话题,总要找个合适的话题,但是这话题最好说出来的时候不那么尴尬,不然只会让气氛更尴尬。

正当我琢磨时,突然一个沙哑的声音从我们身后响起:“无爷。”

回头看到一个佝偻着背的男人正站在我们身后,他消瘦的简直病态,脸上几乎没有任何脂肪,只剩下又干又黑的皮肤紧紧贴在头颅上,因为干瘦,他的双眼珠向外凸起,像极了ET!他身上亦是如脸一般干瘦,看着像是一具行走的尸体。

“来福,什么事?”无爷开口问。

这个来福的到来让我缓缓松了口气,正愁找不到话说,终于有人来救场。

“无爷可否借一步说话?”他说着眼睛瞄了我一眼,暗示着他要说的事情不方面让我听到。

无爷听完有些不放心的看向我,我立刻识趣道:“我在这里等安爷!”

无爷似乎还有些不放心,神情有些犹豫。

“我就在这里等着哪里也不去!”我大手一挥让无爷放心去。

他看了看周围,确定这里没危险,便嘱咐我道:“有事就大喊我的名字,我立刻回来。”

我连连点头,他又环顾了四周一圈,才跟来福离开。

手机网投,无爷前脚刚走安爷便赶了回来,安爷问无爷去哪里了,如实告知了他情况。

“今天负责人不在,我已经拿了牌子,我们直接去便可。”安爷说着就要拉我走。

“不等无爷了吗?”我条件反射的躲开安爷要拉我的手,问道。

“没时间了,下一个就要到我们了,必须尽快赶到。”安爷说着看了一眼牌子,又道:“我们是最后一个,今天投狗生的人只有十人,第九人立即就要投生,如果第九个人投生完我们还赶不到的话,通道就会关闭!”

安爷说的我心里紧张,看来得尽快去才好,可是无爷还没来,我却不想离开,说好要等他回来的。

“你放心,我已经让人去找无爷,告诉他我们在犬道等他,让他立刻过来。”安爷说着拍拍我的肩膀,让我放心。

听他这样说,心里便安稳了。

便跟在安爷身后,走到了距离我们不远处的一个扶梯,上了扶梯。

大概上了两层楼高,便到了一个平台,在下面看平台很窄,似乎只能站一个人的样子,但是上来后才发现平台有三米多宽;楼梯正对着一个古式的房门,是轮回门,两扇门均是朝内打开着,里面黑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门口站着一个矮小的男子,目测身高不到一米五。

“可以了。”安爷说着将手中的牌子递给男子。

男子仔细端详了牌子后又望了一眼我,点点头便走到我身边拉住我的衣袖将我拉到门口处,开口嘱咐道:“站在这里不要动,我说跳你就跳入门中。”

“跳?”我低头望着身侧的男子想确认下。

男子点头,随即退后两步,昂起头望着我开口便道:“佴烟姑娘,欢迎您投向猫生。”

猫生!!!什么猫生!不是狗狗嘛!

我慌张的转头望向安爷,还没等我开口质问,他便超我得意的笑道:“我觉得你还是比较适合做只小猫咪。”说完他便狠狠朝前推了我一把。

我的身体瞬时失去重力向前方的黑暗中倾斜,在我即将完全跌入黑暗前大骂道:“谢必安,你大爷的!!!”

本文由银河网址发布于手机网投,转载请注明出处:猫语丨第七回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