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为数不多的文盲

不追•不悔

每个人都有自己坚持的信念,在别人看来是浪费时间,她却觉得很重要——                                                        王家卫

去了一趟雪山,在医院躺了几日,回来了我几个专题的推荐作者都没了,粉儿也掉得七七八八。

看到几个兄弟姐妹都在写XXX推荐作者的年度总结,我完全傻眼。我写什么?写了投哪个专题?哪有人会看?心塞了好一阵,算了吧,又不是没光屁股过,大不了从头再来。

可乐问我,“七七姐,你心态怎么这么好啊。”我使劲儿呸他,“哪里好了?论急功近利,曾经大家都一样。”

仔细算起来,我在简书更文也快一年了。20万,不算多,除去中间日更的一个月,断更的几个月,其余的时候属于散户,差不多一周三篇。没有特别突出的成绩,因为很多人把签约当作首要衡量标准。你问我,我当然也想啊,可是我的目标似乎更大一点儿,所以我并没有感到过分失落。

相比较我在别的平台上万,过千的阅读量,在简书我真的是表现太差。不过,我今天想说,正是在简书,我才找到了真正的自己和定位,并且逐渐养成了随时想随手记的习惯,这应该算是我独一无二的收获,而这中间的过程可曲折了。

话都要从头说起。

简书第一次获奖,是参加征文,无心之作,没有想到最后获得了优秀奖。这个奖励本身没有什么,反倒是在整个过程中,看到了很多跟我一样,利用业余时间在文字里冲浪的人。

他(她)们性别不知,年龄不详,职业不明,可是这些不能阻碍大家用文字说话,用观点交流。跟这样的人在一起,是一种享受。类似于江湖儿女切磋武艺,均竭尽全力,却又点到为止。

不怕告诉大家一件糗事,我买了一本字典,正宗国货——《新华字典》。因为我发现,我可能是简书为数不多的文盲。很多时候,读别人的文章总能让我惊叹不已,甚感才疏学浅。再有说起来,我一个本科毕业的大学生,竟然总是白字先生,也是没谁了。我不隐瞒,大方承认,很多字,确实都不认识,比如一些简友的名字,翯,燏,茟,岙等等。虽然都是静音屏幕交流,我却觉得应该要知道对方叫什么念什么。这是最起码的尊重,即使不会有叫出口的那一天。

所以,只要当时条件允许,我就会把它备注了。有人会说,手机、电脑查起来不是更快吗?复制粘贴一秒钟就搞定了,你何必呢?可我喜欢手指翻书的感觉。我一个一个的字查出来,那一个一个的名我会记得更清楚。

这样的日子一天天过着,时光久了,我发现我变了。一方面,我越来越安静,因为码字,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不与人说话。另一方面,我越来越恐慌,因为一颗心随着数字忽上忽下。这样的我自己,不太喜欢。可是我不可能发完了就不管不互动啊。为这,我深受其害。

不久前,我又有一篇文章参加征文,数据非常漂亮,一直到第三轮都排在热门第一位。可是因为我那段时间太忙了,很多简友的评论我都没有跟上。再加上有太多人私信我跟文章不太相关的内容,所以我把文章的互动降温了。可是这样导致的结果就是,我以第一名的身份被直接刷掉了。这跟之前发布的评选标准可是完全不一致呢。

我去咨询缘由,自然是敷衍以对,不了了之,这让我非常沮丧。这件事让我觉得应该休整一下,我自己做不到,需要外在的契机。

很快,机会来了,我去了一趟玉龙。在那里待了几天,回来就生了病,直接整趴下了。耳水严重不平衡,低烧,没办法下床。一起身,就头晕到想吐。这样的身体情况,断更是顺理成章的。

每日昏昏沉沉,断网又失联,算是与世隔绝了。我也趁这个机会好好反思,当我一无所有时我是谁,到底要什么,怎么走,走多远。

我回来的第一天,就写了文章发了,很快推首了。阅读量破五千的时候,我一点儿开心的感觉都没有。因为有很多人私信和留言骂我。大多是说我垃圾,骗子,文盲,低俗,幼稚,标题党等等。说实话,我不懂。我写我想写的,你爱看不看。小小的一篇记事文章,招谁惹谁了?

不太会骂人,索性就不理。本来想在简友那里寻找些安慰的,发现查无此人。原来,即使有文字的纽带,也是两个世界。

也就是在那几天猛然发现,群里的文章,除了发红包求点赞,根本无人交流。看着群人数不断增加,却透出大写的尴尬。这个现实让我无所适从,索性删掉退出了所有简书群。

想着以前,群里天天斗图好不热闹,我每次获奖了,都会把奖金分在各个群里,我自己是不抢的。现在,再也没有各种消息蹦哒了。有点儿过分安静,却有难掩的欣喜。抑或者,这就是本来的样子。只是我曾经倾注了太多,掩盖了文章本身,所以才显得患得患失。

在我的理想里,文字是无需靠耐性去维护热情,无需靠习惯去坚持喜爱,更无需为了要显示人气或者关系而去机械点赞。

我其实,一直都记得,第一次有人给我私信,第一次有人给我打赏,第一次有人给我写诗,通通都很珍贵。

那些隔三差五来点阅我旧文的人,他们不为别的,只是单单因为我的文字,或感动,或思考,或共鸣。

所以今天,我的总结就是想对所有人说,从今以后,“不干涉、不打扰、不紧盯你的世界,不强求、不扭转,不揣测你的思想,不窥探、不指划、不评判你的生活 ”,只是单纯喜欢或者不喜欢文字,如此而已。

我在简书,不做安利,不做产出,只做记录。

2017,我成了自认和他认的文盲,所有的心酸感慨都留下了。文盲就文盲吧,做一个简单纯粹的文盲挺好的。2018,我来啦 。                (虞七七)

本文由银河网址发布于手机网投,转载请注明出处:我是为数不多的文盲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